18新利luckcom-www.18luck.com「最新官网」 > 在线阅读,战士一式基本姿势练法详解

在线阅读,战士一式基本姿势练法详解

湿婆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毁灭和再生之神湿婆不是一位老婆婆,在印度语中“湿婆”有仁慈的意思但他形象较为恐怖.相传他骑着青色神牛,脖子上带着由蛇和骷髅组成的项链,身上涂满死人骨灰,一旦出现就会有成群魔鬼相伴涅婆性格孤僻耿直、脾气暴躁,较难和人融洽相处,只有妻子最了解他。可他妻子却因他在盛大祭莫上引火自焚而亡了,湿婆悲痛至极,于是毁灭之神的真面目暴露了。梵天在造物之初,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美女——莎维德丽,他为了能天天看到美女莎维德丽,居然违反天规让自己长了五个脑袋。他的失态举动让另外一个天神很气愤,就挥剑砍下梵天的一个脑袋。这一剑虽砍醒了梵天,也让他心生嫉恨,于是梵天就诅咒这位天神永远流浪,生活在恶劣环境中苦修。这位被诅咒的天神就是湿婆。

帷幔微动,曼陀罗在帘后轻轻笑道:“教主,雪山神女是真,属下也可得到教主的宽恕了吧?”那人冷冷道:“是。”话音未落,突然间,曼陀罗的身体宛如断线的纸鸢一般,从帷幕那头飞了出来,径直落向雪狮爪边。那雪狮正在惊怒交加,不知所处之时,看见又有一生人飞来,哪里还能忍住,顿时舍了相思,纵身向曼陀罗扑去。相思惊叫道:“不要!”还未待她说完,一蓬三尺高的烟花,已从雪狮牙间喷涌而出。浓浓的血腥气顿时弥散开。寂寂夜色中,不时传来咀嚼声,骨肉碎裂声,以及血脉喷涌的声音。相思惊斥着,不顾一切的将手中短剑向雪狮背后插去,然而那雪狮毫不理会,只顾大口撕咬爪下的猎物。相思一顿乱刺之下,声嘶力竭,手腕酸软,几乎站立不住。更为可怕的是,眼前的景象实在过惨烈。曼陀罗的身体,宛如折断了关节的玩偶,在雪狮的爪牙之下扭曲、抛落、碎裂。而那些零碎的骨骼、经脉则在暗红的血泊之中欲沉欲浮。雪狮猛一甩头,砰然一声闷响,一团大块的血肉落到相思面前。相思一声惊呼,再也无法支撑,跌倒在一旁。那竟然是曼陀罗的头颅。她长发沾满鲜血,宛如一蓬猩红的秋草,裹着歪折扭曲的脖颈。而她的脸,竟然几乎未受到损害,连额间淡淡鹅黄,颊上一片胭脂都还宛如生时。她碧绿的眸子半睁着,里边却没有一丝痛苦或恐惧,甚至依旧保持着妖媚而诡异的笑意。相思再也忍不住,伏地呕吐起来。雪狮似乎饱餐了人血,渐渐恢复了平静,蹲坐在地上,仔细舔尽爪上余血,然后低声哀喉着,缓缓向来时的铁门退去了。相思似乎渐渐恢复过来,她止住干呕,双手紧紧撑住地面,眼角的余光怔怔的落到曼陀罗脸上。这个曾经一袭盛唐宫妆,在古墓地宫之中,抱着半张箜篌,傲慢微笑着,和她争论死神之慈悲的少女。这个曾经在曼荼罗阵中,披辟荔、带红狸,宛如楚辞中的山鬼,趁着月色来去无踪的女子。这个曾经舍弃了一条手臂,带着自己用血遁之术从云南一直逃到藏边乐胜伦宫内的宿敌。如今,只剩下一具碎裂的残躯。血光沉浮,夜色渐渐变得森寒无比。相思猛地抬起头,苍白的脸颊都因愤怒而变得绯红。她向帷幕后厉声道:“你说过会宽恕她的!为什么?为什么这样?”那人淡淡道:“这就是她要的宽恕。”相思更怒,道:“你胡说,难道是她自己要死在兽爪之下的?”那人道:“是。”相思深深吸了口气,咬牙道:“魔鬼!”她猛地操起地上的短剑,纵身向帷幕后直刺而去。帷幕轻动,噗的一声轻响,短剑将半幅锦幔斩落,来势更快,直逼那人咽喉。那人一动也没有动过。剑光终于照亮了那人的脸,相思一声轻呼,手却再也不能向前递近一寸。锵的一声,她手中短剑坠落于地。相思脸上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世间最不可置信之物,就算把九天十地的妖魔都聚集到帷幕后边,也不至于让她如此惊讶。帷幕当然并不是真的有妖魔,而只是一个人。那人一身蓝袍,却是蓝得发黑。然而更蓝的是他过膝的长发,微卷的发束蓬然披散,宛如一道奔泻的长瀑。他的眸子却是一种诡异的红,红得深不见底,宛如红莲之火,猎猎燃烧于长夜之中,触幽通神。更为诡异的是,除了头发和眸子的颜色,他的容貌实在太像卓王孙了!相思往后退了两步,喃喃道:“不,不可能。”那人冷冷道:“你认识我?”相思继续后退,道:“不,不认识。”那人看着她,冰冷的双眸中突然有了一丝笑意,这一笑,他身上的妖异之气竟大半退去,整个人顿时如在阳光之下,变得温和起来:“现在你认识了。我是曼荼罗教教主帝迦,你所在之地,正是乐胜伦宫。”相思止住了退势,疑惑的道:“乐胜伦宫,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帝迦道:“因为你是湿婆大神的妻子。而我,则是湿婆大神在世间唯一的化身。”相思摇摇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什么时候放我走?”帝迦的眸子又渐渐变得冰冷:“随时。”相思不相信的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帝迦冷笑道:“当然。”他沿着长阶缓步向相思走来,道:“只不过你离开前必须替我做一件事。”相思一怔,道:“你讲。”帝迦注视着她,缓缓道:“数十年来,我已参照法典,继承了湿婆在人世间绝大部分力量,用一百零八种祭法祭神,却依旧不能领悟最后的本位。所欠的只有一事,就是与雪山女神合体双修。”相思讶然道:“女神……你是说我?”她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不过,什么是合体双修?”帝迦并不答话,只轻轻一扬手,殿顶数十道锦幔顿时徐徐悬展开来。相思这才发现,那些锦幔上竟然都绘着彩色图案。她只看了一眼,脸色顿时绯红。那些竟然都是男女欢合之图。每一副都素底彩绘,笔法极为细致,画卷从殿顶直垂地面,其间情境、动作都蝉联而下,各俱情节,微风动处,画卷欲展欲和,真是五色迷离,眉目宛肖,栩栩如生。相思将脸侧开,心头撞鹿,根本说不出话来。帝迦等了一会,道:“一共是四十九种变化,你都看明白了?”相思脸上更红,由羞转怒,道:“无耻!”言罢猛的转身,向殿门跑去。她刚迈出几步,却愕然发现帝迦不知什么时候已挡在面前。相思惊得往后退去。帷幕微动,殿中不知何处竟然有夜风吹来。她猛然想起,自己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雪狮撕碎了。白色的衣衫被撕作条条流苏,随风飘动。朵朵嫣红的血迹,宛如盛开的梅花,绽放在她凝脂一般的肌肤上。她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护在身前。帝迦冷冷道:“你不必怕。强迫你毫无意义。我会等——等你觉悟。”相思断然道:“你做梦!”帝迦注视着她,轻叹道:“你沉溺尘缘太深,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相思摇头道:“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我也不想听懂。不过,我现在要立刻离开这里。”帝迦轻轻摇头道:“可怜。”相思愕然道:“可怜什么?”帝迦道:“可怜你自己还不知道——从没有人能从雪狮掌下生还。它最后虽未杀你,但你刚才已受了极重的内伤,你若就这样走出此地,最多半个时辰,就会伤发不治。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我。”相思打断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她猛地转身,却发现殿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大殿内石墙巍然高耸,宛如崖壁,却再无别的出路。唯有那条长长的石阶,从眼前一直延伸向殿顶,暗夜沉沉,却不知通向何处。相思深深吸了口气,只见帝迦远远的看着自己,似乎在等待她回去求自己。相思一咬牙,转身向石阶上跑去,一时只觉得天阶高远,两旁锦障低垂,顶上也垂着重重帷幔,在自己身旁围成一道狭窄的五色通道,缓缓伸向高处。她奋力向上攀爬着,也不知己登了多少阶,天阶还是不到尽头。突然,她胸口一热,忍不住一阵剧烈咳嗽。她伸手捂住嘴,鲜血却从她苍白的指缝间不住涌出。相思只觉全身涌起一阵剧痛,似乎全身经脉、五脏六腑都已碎裂。她再也支持不住,跌倒在石阶上,双手无力的扶住地面,不住咳血,身上的伤口也同时震裂,鲜血沿着洁白的石阶,滴滴下落,宛如一道绯红的小溪。帷幕轻动,峭寒的夜风不停从四面钻进来,她伏在冰凉的石阶上,却感到四周笼罩着一种病态的燥热,身体却渐渐的轻了起来。她知道自己的意识正在缓缓丧失,正如自己的生命。一种沉沉倦意渐渐涌上她心头。她挣扎着告诫自己,不能睡着,这一睡着,只怕永远都不会醒来,然而这种安眠的诱惑还是一浪一浪,不可遏制的袭来。就在她要闭上双目时,头顶的一副帷幔,出奇清楚的映入眼帘,她的精神顿时一凛。帷幔上是一副彩绘。图案浓墨重彩,华丽逼真之极,却又宛如青天白云一般,高洁得不可方物。画上是一道幽谷冰泉,周围冰雪缭绕,深邃寂静,似乎亘古以来,就无人踏足。一位女子,正静静的浸身泉眼之中。她乌黑长发在泉水中铺开,宛如一朵墨色芙蓉,盛开在冰雪之中。虽然寒潭彻骨,但她脸上的神情却极为安详,一双纤纤素手合于胸前,而胸以下的身体,尽没于寒泉深处。清波粼粼,天穹、雪峰尽在倒影中,水光幽明洞微,真照得人神魄皆如冰雪。相思注视着那位女子的面容,她是如此美丽而圣洁,虽然并不完全肖似自己,却有种莫名的亲切。相思的目光忍不住为之久久停伫,过了良久,她才讶然发现,原来整个顶部的帷幔,竟然都画着彩绘,而且这些彩绘连起来,就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在诸神的时代,仙人达刹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名叫萨蒂。和很多少女一样,她深爱着威武庄严的湿婆大神,并暗中祈祷,一定要嫁给大神为妻。然而萨蒂的父亲刹达却认为,湿婆醉心于苦行,离群索居,桀骜不驯,常常如幽灵一样浪迹三界之中,并非女儿的佳偶。所以,他在为女儿举办的选婿典礼上邀请了天界所有神明,却唯独没有邀请湿婆。萨蒂一身盛装,出现在大典上,光艳照人,倾倒了所以神衹。然而萨蒂心中只有湿婆大神。于是在她抛出爱之花环之前,默默向湿婆祈祷。当花环扔出的时候,湿婆突然现身,接住了花环;达刹虽然不乐,也只好把女儿嫁给了湿婆,却从此对湿婆记恨在心。湿婆和萨蒂婚后过着美满而幸福的生活。但一次众神祭典上,达刹进门时所有的天神都起身向达刹致敬,只有湿婆和梵天安坐不动。达刹非常愤怒,认为湿婆故意羞辱于他,于是暗中下定决心要向湿婆报复。不久后,达刹组织了一个天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祭典,遍请三界众神,唯独不请湿婆。湿婆一开始并不知情,但萨蒂却从女伴那里得知此事,感到丈夫的尊严被父亲伤害了,于是独身来到祭典上,当着众天神之面,质问父亲。没想到,达刹不但不留丝毫情面,反而在众神面将萨蒂羞辱一番,性格骄傲的萨蒂气愤难当,竟然在祭奠上兴火自焚。湿婆得知妻子死讯后,狂怒不止,闯入还在进行的祭典。用破坏神能摧毁三界的怒气,燃烧一切所见所触之物,把众神打得落花流水,并且一剑砍下了达刹的脑袋。眼看天界就要毁灭在湿婆的怒火之中,毗湿奴突然全副甲胄,出现在众神面前,提剑阻止湿婆。湿婆狂怒难遏,与毗湿奴一场大战,这一战持续千日之久,诸天日月星辰,都为之黯淡无光。最后,大梵天总算出面劝住了架,这场空前的祭典也就此草草收场。但湿婆依然没有从失去爱妻的痛苦中清醒,他从余烬中抢出萨蒂的尸体,悲伤的呼唤她的名字,只呼的天地震动,诸神都为之流泪。之后,湿婆就发疯一般抱着萨蒂的尸体,围绕天界狂舞三周,而后又在世间流浪了七年。梵天和毗湿奴担心三界为之受到影响,就用他们的法力将萨蒂的尸体分割成了五十块,散落人间,散落之地皆成了圣地。之后,湿婆回到喜马拉雅山去修苦行,沉浸在失去所爱的无尽悲哀和寂寞之中——这位拥有改易天地力量的神,却已经在这世界上一无所执,只深深被失去爱妻的忧伤之火煎熬。时间就在这位孤独的神灵永恒的伤痛中缓缓渡过。一万年来,湿婆始终没有再见其他的女子。这时候,世上出现了一个了不起的阿修罗塔拉卡,进行了惊人的苦行。最后,诸神都为他的苦行打动。梵天出现在他面前,问他有什么愿望。阿修罗祈求长生不老,梵天告诉他有生则有死,没有人能长存。于是,阿修罗又要求让自己战无不胜,梵天依旧犹豫着。阿修罗说如果自己被打败,只能败给一个出生不到七天的婴儿。梵天于是应允。成为阿修罗王的塔拉卡变得邪恶无比,领着阿修罗族侵入天界,抢夺珍宝及美食,将众天神打得在三界中四处逃散。众神祈求梵天的帮助,得到的答案是,只有湿婆之子可以打败阿修罗王。然而湿婆却还在无尽寂寞的苦行之中。于是天神们就苦苦思索,如何让湿婆结束苦行,结婚生子。这时候,萨蒂已经转生成为喜马拉雅山山神之女帕凡提。一万年过去了,又已转世轮回,但她依然深深地爱着湿婆,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重新嫁给这位前世的恋人。帕凡提随父亲去朝拜湿婆,并恳请留在湿婆身边侍奉左右。湿婆极为冷淡,说女人是修行的障碍,帕凡提很生气,就和湿婆辩论,她聪慧善辩,据理力争,湿婆辩不过她,只好让她留下。尽管如此,湿婆对于帕凡提的美貌依旧毫不动心,只是一心苦修。梵天和毗湿奴只好派出爱神来到湿婆居所,暗中协助帕凡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春风和熙,帕凡提一如既往的捧着带露的鲜花,到雪山峰顶礼拜湿婆大神。湿婆偶然睁开双眼,看了一下帕凡提。久候一旁的爱神趁机射出了爱之羽箭。这时候,湿婆的心绪突然有些动荡,像月亮升起时候的大海。他看到女神的脸,以及莎婆果般润红的双唇。爱神大喜,以为大功告成,竟然在一旁跳起了舞蹈,没想到竟被湿婆发现,湿婆顿时明白了爱神的诡计,于是大怒,第三只天眼张开,喷出怒火,将爱神的身体烧为灰烬。从此,爱神就成了无形之体。至此,所有天神都灰心丧气,劝说帕凡提不要再对湿婆心存爱恋了,但是帕凡提却执意坚持。为了得到湿婆爱情,她开始了漫长的苦行。女神苦行的严酷让三界众神都感到了震惊。她将自己浸入喜马拉雅山中一处冰泉,足足苦修了三千年。有一天,一个年轻英俊的婆罗门来到她苦修的地方,颂扬了女神的美貌,然后问起她苦行的原因。帕凡提回答说是为了得到湿婆的爱情。婆罗门哈哈大笑,说年轻而美貌的女神,你为何要苦苦折磨自己,浪费自己的青春和美丽。湿婆的容貌是可怕的,他穿着兽皮,骑着公牛,脖子上挂着毒蛇,额头上有第三只天眼,随时喷出火焰,他四处流浪,居住在寒冷的雪山之中。他不能给你爱情,女神为何不结束苦行,享受阳光与春天?帕凡提非常愤怒,她回答说,在她心中,湿婆大神的容貌是庄严、高贵、威武、英俊的,而无论他是否流浪四方,是否身穿兽皮,颈挂毒蛇,是否离群索居,她依然爱他。婆罗门继续摇头,数说湿婆的残暴、凶狠、噬杀、喜怒无常。帕凡提就捂住双耳,要婆罗门滚开。但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一声春雷之后,婆罗门消失了;帕凡提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对自己微笑的湿婆。湿婆微笑着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用苦行买下的奴隶。”之后,湿婆向帕帆提正式求婚,他和帕凡提在雪山的宫殿里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天界的众神都赶来参加了庆典。湿婆和女神的新婚之夜,持续了整整一年。而后,他们的儿子战神鸠摩罗终于出生,最终拯救了天界。……图卷在石阶顶端,一幅幅向上延续,述说着一个又一个神奇的故事。随着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相思身上的倦意和伤痛也渐渐消散。她不知不觉中,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扶着石阶一级级向上攀登,宛如在追寻一段段万亿年前的往事。突然,一道耀眼的光芒透空而下,相思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煌煌日色,泠泠风露,就在不远的地方汇聚、流动。天阶不知何时已到了尽头。相思扶着帷幔,让自己的双眼渐渐适应。眼前雪光万里,开阔辽远,一片雪峰簇拥下的湖泊静静停栖在峰峦之间。湖泊并不很大,但通体浑圆,宛如天工巧裁,又如汤谷九日,其一误落人间。岸边积雪皑皑,光影照耀。一人蓝袍及地,背对她而立。而他身旁,卧伏着一只巨大的雪狮。那雪狮半面浴血,一面低声哀吼,一面颤抖着偎依在他身边。孔武神兽,此刻却如一只受伤的小猫一般驯顺。此人不是帝迦又是谁?相思不禁讶然出声:“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帝迦突然回头,他刚一转过脸,不料那只驯顺的雪狮突然一声咆哮,扬爪向他脑后拍去。这一拍之力十分巨大,只要沾上一点,立刻就要筋骨碎裂。相思惊道:“小心!”帝迦随意一抬手,正挡在那只雪狮右爪上。雪狮一触到他的手臂,顿时如蒙电击,惨声哀嚎,却又无论如何也收不回去。帝迦眉头微皱,似乎怕伤了雪狮,轻轻一动手腕,臂上那层护体真气似乎立刻散去。而那雪狮正在极力挣扎之际,受力一失,平衡顿时打破,巨大身体如山岳崩崔一般向他压来。帝迦并没有躲避。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雪狮一只利爪已深深陷入他的肩头。相思惊呼出声。帝迦看了她一眼,握住雪狮兽腕,轻轻将它托起,小心放在地上。那雪狮伤口似乎又被震裂,鲜血涌出,浑身颤抖不止。帝迦不再看相思,转过身去,轻扶着雪狮两腮,仔细查看它的伤口。相思这才看见,他一手拿着一柄极薄的小刀,另一手却是几块沾血的白布,似乎刚刚是在给雪狮治伤。相思虽极恶此人,此刻心中却忍不住一软,讪讪道:“对不起,刚才我无意打扰了。”帝迦并不答话,只见他一手紧紧抵住雪狮眉心,手中小刀不住在雪狮眼眶中游走,将死肉残筋尽数清理掉。热血嘀哒而下,在雪地上升起一股股轻烟。相思只觉一阵胆寒,如此生生将残肉剜去,古来刮骨疗毒也不过如此,其间剧痛,英雄好汉尚不能忍受,何况一头畜生?相思真怕那头雪狮什么时候又狂性大发,向帝迦扑去。然而那雪狮虽然痛极,喉间呼喝连连,全身颤抖,前爪在雪地上狠命乱抓,只抓得冰凌纷飞,地上道道极深的血痕。那只尚存的独眼却始终死死盯住帝迦的额头,目光极为敬畏。相思不敢再看,只将目光转向一边。过了片刻,帝迦收起小刀,将白布缠在雪狮眼上,向它挥了挥手。那雪狮已经全身虚脱,连吼叫也没了力气。在地上挣扎了几次,才站起来,缓缓向湖边一处山洞中去了。相思怔了片刻,突然想起来意,换了一副怒容道:“我要怎样才能从这里走出去?”帝迦冷冷一笑,正要回答,目光却凝止在她身后。相思更加生气:“我在问你话……”她突然住口,因为她感到自己身后似乎有所异样!似乎一道若有若无的微光,就跟在她身后。这种感觉并不是刚才才有,而是从她在祭坛上苏醒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跟随左右。只是刚才遇事太多,这种感觉反而被忽略了。她刚要回头,帝迦突然一皱眉,已结印在掌,双手一合,一股巨大无比的劲力如山呼海啸一般向她扑来!

在古印度的神话中,有一个神的形象让我们大家觉得非常熟悉。这个神就是印度教三大神中的湿婆。湿婆的形象与我国传统神话中二郎神的形象十分相似,因为这二位的额头上都有第三只眼睛,而且还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法力。

自古以来,勇士的勇气都是东方文学和西方文学的一大主题。想一想法国“奥尔良少女”的英雄事迹吧。萧伯纳在他的剧本《圣女贞德》中描绘了她领导法国的战士投身战场的事迹,以及她所表现出的令人震惊的气魄和勇敢。在那位少女勇士被公认为"圣女”的四年后,也就是1923年,他创作完成了这本经典著作。维拉巴德纳(Virabhadra),是湿婆(shive)的化身。湿婆是印度教三大天神中掌管毁灭和生殖的神。他的形象被描绘成有一千个头、一千只眼和一千双脚。他身穿老虎皮,手中分执一千根三股叉,摆出令人敬畏的姿势。

图片 1

图片 2

在印度神话中,湿婆的妻子是雪山女神萨蒂,她的父亲达刹信仰梵天而轻视湿婆。他曾经举行了一场盛大的祭典活动,邀请宇宙众神,唯独没有邀请湿婆,以示侮辱。萨蒂对此非常不满,愤怒地跳入火海自焚,表示自己对丈夫的忠贞。得知这一切的湿婆被彻底地激怒,他拔下一根头发扔到地上,化身成强壮的勇士维拉巴德纳(Virabhadra)。勇士率领大军出现在达刹的祭典上,搞毁祭典,轰走众神和祭司,然后砍下了达刹的头。勇士一式就是为了纪念由湿婆的头发化身而成的强壮勇士。做这个姿势需要专注、体力和力量。

湿婆大神居住在荒凉险峻的喜马拉雅山,他的额头上长着能喷毁灭火焰的第三只眼,当整个宇宙面临周期性毁灭时,他就会用这只眼消灭掉所有的神和生物。在天神和阿修罗们争夺宇宙控制权的斗争中,他就用这只神眼毁掉了由金、银、铁组成的三连城。不管是天界众神还是世间凡人都畏惧他极具毁灭性的无边法力,所有人都好言抚慰他,以求得到他的庇佑。

湿婆的形象常常是身涂灰白,三眼四面。长发在头顶上盘成角的样子,然后新月像发饰般挂在这角样的头发上。黑色的脖子上缠绕着的东西是一条蛇。湿婆还喜欢坐在虎皮上,眼睛半闭,形成一个入定的状态。他的衣服也常常用虎皮、鹿皮或者是象皮做成,脖子上挂着一串骷髅做成的花环。

先后顺序:战士一式通常紧跟在大三角式之后,并且引导出战士二式。

常年的独居生活,让湿婆变得性格孤僻耿直、脾气暴躁,较难和人融洽相处。他不畏权贵,不给任何人留面子,他人有错就会毫不留情地指出来。萨蒂的出现让刚硬的湿婆开始变得柔软有人情味起来,但萨蒂的老爹达刹不喜欢粗鲁耿直的湿婆,百般阻扰他们的婚事。为了让自己的女儿打消这个念头,达刹专门为女儿举办了相亲大会,所有男子都可以人内,唯独将湿婆拒之门外。就在萨蒂扔命运花环选丈夫的一瞬间,湿婆用神力撞开大门,接住了命运花环,有情人最终成了眷属,萨蒂嫁给了湿婆。但不满和仇恨的种子却在湿婆和达刹之间埋下了。

湿婆的坐骑是公牛南迪,武器是一柄三叉戟。湿婆拥有四只手臂,这些四只手上一般都是拿着弓、投枪、箭、盾、鼓、战斧、法螺、仙杖或者绳索等。在湿婆的大部分形象中,他都是抓住右腿,手举一个羚羊或者鹿。通常来说都是右手拿着战斧,左手抓着鹿。另外一只右手前伸,左手略垂。

功效益处:战士一式能够增强前腿的四头肌,让后腿的小腿得到伸展,并能促进肩膀与上背部的柔韧性。

有一次,梵天邀请众神参加祭典,当达刹威风凛凛走进会场,所有天神都站起来点头寒暄,唯独女婿湿婆不加理睬。当着众神面,湿婆这样傲慢无礼,让达刹颜面尽失,在达刹看来湿婆这是在侮辱他,向他公开挑战,达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教训湿婆。不久后,达刹举办了盛大的祭奠活动,他邀请了天界所有神仙,连那些平时走在角落不被注意的小神也被邀请在内,唯独没有邀请湿婆。湿婆的妻子萨蒂作为中间人多次调解丈夫和父亲之间的矛盾,这次她闯进祭典会场,和父亲争吵起来,萨蒂说当初父亲百般阻扰她和湿婆在一起,已经犯下大错,作为长辈不肯向晚辈低头认错,现在仍错上加错实在不应该。达刹听了脸不红气不粗,毫无反悔,反而当众怒骂女儿并挖苦湿婆一番。羞愧愤怒的萨蒂失去了理智,在盛大祭奠上当众引火自焚而亡。

而湿婆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舞王。作为舞王时,湿婆的形象又有所不同。湿婆的腰上围着一块虎皮,一只脚踩着一些妖魔鬼怪,另一只脚则抬起,准备跳出下一个舞步。四只手中,其中一只拿着火或者是三叉戟,一只手拿着鼓;另一只在右边的手则微微前伸,作施无畏印,最后一只手下垂,与抬起的脚相呼应,应该是手指着那只抬起的脚。

注意事项:当女性正处于月经期间,或者平衡感不太好时,比如你得了流行性感冒尚未康复的时候,我们不推荐你练习战士一式。如果你是后一种情况,可以在练习时背对着墙,以手指触墙获得额外的支撑。如果你已经怀孕六个月以上,或者你的膝盖有些肿胀或疼痛,要避免做这个姿势。如果该姿势会让你既有的背部疼痛加剧,就不要练习该姿势。

恒河是印度一条伟大的圣河,恒河之所以能来到人间,其实也是与湿婆有关。接下来我们就来看一下这个关于湿婆的传说。相传恒河是雪山之王的女儿,而湿婆的妻子雪山神女也是雪山之王的女儿,因此这个恒河女神与雪山神女是姐妹的关系。

基本姿势:瑜伽健身垫铺在稳固且平整的地面上,然后以山式站在上面。如同大三角式中的一样,双脚分开约4~4.5英尺宽。将手臂由两侧举起,并将脚转向右边,形成右边大三角式。要复习这个姿势的要点,请参见大三角式中的基本姿势。

图片 3

吸气,同时充满热情地将手臂高举至头顶上方。继续正常地呼吸。呼气,同时向上挺起胸部,转动躯干,食指面对你的右腿。用力地把后脚跟压向地板。在下一次呼气的同时,弯曲你的前膝盖,让大腿和小腿呈直角。一开始,你可能无法让腿部形成直角,但随着不断的练习,这种情况会逐渐得到改善。后腿应该保持挺直和稳定,并且在整个姿势过程中都要保持正常的呼吸。

阿由提亚的国王是一个没有子嗣的大君,他经过长时间的苦修,终于打动了湿婆,于是获得了六万个儿子的祝福。这六万个儿子长大之后,国王决定举行马祭,以示庆祝。据说这个马祭可以让人得到与天帝一样的战无不胜的地位。天帝知道这件事后,害怕马祭成功被国王夺位,于是就偷偷把马祭用的马都偷走了。

保持视线与地板平行,同时放松脸部和喉部。保持这个姿势,进行几次呼吸,然后吸气,恢复姿势。呼气,同时转向前方,将手臂放低,使之回到身体两侧。然后换另一侧重复练习。

天帝将马偷走后,放在了正在地下世界禅定的圣人旁边。国王发现后,就认定圣人是偷马之人,将正在禅定中的圣人暴打了一顿。这个行为激怒了圣人,圣人用神通之火将国王的六万个儿子全部烧毁了。国王很难过,后来得知如果受到恒河水的冲洗,他的儿子就能复活。于是国王将王位传给唯一一个存活的儿子,自己跑到山里苦修。但是国王没多久就去世了,因此没能请到恒河降临。

过了很久,国王的孙子又是一个没有子嗣的王,于是他又向湿婆祈祷,湿婆就又赐给了他一个儿子。这个儿子继承王位之后,就向各位天神举行了各种苦行,非常诚心地祈祷了很长的时间。湿婆和恒河女神都被他感动了,来到了人间。但是恒河的冲击力太大,会影响地球。于是湿婆用自己的头接住恒河,减轻河水的冲击。

湿婆作为印度教的三大神之一,关于湿婆的故事是非常的多。我们今天主要来给大家介绍的是湿婆的爱情故事。湿婆的第一任妻子是大梵天之子达刹的女儿萨蒂,他们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生活也是一直安稳无忧的。

图片 4

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永久的持续下去。有一次,萨蒂的父亲达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席,几乎整个宇宙中所有的神都被邀请了来,唯独湿婆没被邀请。萨蒂对此感到不满意,于是就亲自找到父亲与他理论,质问父亲为什么不邀请湿婆。萨蒂此举不仅没有让父亲妥协,还招来了众神对湿婆的侮辱。

萨蒂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语之后,伤心欲绝。她觉得是自己让湿婆蒙羞,每天都在责怪自己。终于有一天,萨蒂承受不住,投入火堆中自焚了。湿婆得知这件事后,非常难过,妻子为了自己而自杀,他悲痛难忍,于是找到丈人达刹,将其斩首。并且放火烧了整个天界,准备毁灭整个世界。

这时,毗湿奴出现与湿婆进行斗法,保护了世界的安全。梵天也出面开导劝解湿婆。湿婆最后心灰意冷,决定与世隔绝,在喜马拉雅山上苦修。一万年过去了,萨蒂转世成为雪山神女。由于前世的情缘羁绊,雪山神女依然深爱着湿婆。但是此时的湿婆却已经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修行者了,面对雪山神女的爱,湿婆一直都无动于衷。雪山神女付出了无数努力,最终湿婆还是接受了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