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新利luckcom-www.18luck.com「最新官网」 > 购物狂欢后又一问题,分拣快递岂能任性而为

购物狂欢后又一问题,分拣快递岂能任性而为

据《新京报》11月14日报道,记者11月12日暗访了石家庄中通快递转运中心,发现分拣车间的快递被工作人员粗暴对待、随意踢开。车间内随处可见快递被飞来飞去。快递堵塞在通道中,被工作人员任意踩踏,有的快递包装被工作人员踩裂,里面的物品出现破碎。

18新利luckcom 1

原标题:购物狂欢后又一问题:分拣快递岂能任性而为

暴力分拣、快件延误丢失、包裹被冒领私拆、个人信息被泄露出售……近年来,一些快递公司各类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问题不断显现。7月底,国务院法制办再次就《快递暂行条例》公开征求意见。8月,中国消费者协会组织专家、律师对征求意见稿进行研讨,梳理出部分有关消费者权益的重点问题,向消费者征集意见。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刚刚过去,想必很多网购商品的人都盼望着快递的到来。因为大家都在同一天集中购买,这就给物流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对于很多快递公司来说,这是挑战,也是机遇。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暴力分拣快递,随意处置消费者购买的商品。为规制此类现象,需要商家、消费者、快递企业以及监管部门共同努力。

既然暴力分拣属于被快递暂行条例否定的违法行为,就应要求涉事企业承担相应的违法成本。比如可将涉事企业列入黑名单或加以曝光

11月12日,记者暗访了石家庄中通快递转运中心,发现分拣车间的快递被工作人员粗暴对待、随意踢开。车间内随处可见快递被飞来飞去。快递堵塞在通道中,被工作人员任意踩踏,有的快递包装被工作人员踩裂,里面的物品出现破碎(11月14日《新京报》)。

快件延误丢失损毁,未保价不赔偿合理吗

可以说暴力分拣快递现象早已不是新鲜事。这是快递企业及快递员没有社会责任感、职业责任感和诚信意识的表现,甚至是违法行为。根据快递暂行条例,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规范操作,防止造成快件损毁。用户的合法权益因快件损毁而受到损害的,可以要求快递企业赔偿。

11月12日,记者暗访了石家庄中通快递转运中心,发现分拣车间的快递被工作人员粗暴对待、随意踢开。车间内随处可见快递被飞来飞去。快递堵塞在通道中,被工作人员任意踩踏,有的快递包装被工作人员踩裂,里面的物品出现破碎。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刚刚过去,想必很多网购商品的人都盼望着快递的到来。因为大家都在同一天集中购买,这就给物流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对于很多快递公司来说,这是挑战,也是机遇。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暴力分拣快递,随意处置消费者购买的商品。为规制此类现象,需要商家、消费者、快递企业以及监管部门共同努力。

快件延误、丢失、损毁可谓快递业的顽疾,由此产生的赔偿纠纷更令消费者头疼。

然而在现实中,之所以此类现象难以根绝,反而越来越普遍,恐怕还在于没有人将其当回事。作为交寄快递的商家,只要费用低廉,没有造成快递实际损毁即可,并不关心是否暴力分拣。作为消费者,当面签收的习惯还未养成,即便签收时发现快件损毁的,往往会向出售商品的商家讨要说法,并未想到可能是暴力分拣所致,也就不会向快递企业索赔。

18新利luckcom,“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刚刚过去,想必很多网购商品的人都盼望着快递的到来。因为大家都在同一天集中购买,这就给物流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对于很多快递公司来说,这是挑战,也是机遇。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暴力分拣快递,随意处置消费者购买的商品。为规制此类现象,需要商家、消费者、快递企业以及监管部门共同努力。

可以说,暴力分拣快递现象早已不是新鲜事。这是快递企业及快递员没有社会责任感、职业责任感和诚信意识的表现,甚至是违法行为。根据快递暂行条例,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规范操作,防止造成快件损毁。用户的合法权益因快件损毁而受到损害的,可以要求快递企业赔偿。

“2015年10月,我通过某快递公司寄递一块价值6200欧元的欧米茄手表发往成都。寄递过程中,我一直关注快递进程,直到12月1日,快递公司才告知我快递已经丢失。由于我寄件时没有保价,快递公司只能赔付邮费的3倍共计60元。价值6500欧元的手表,只赔付60元,太不合理了!”青岛消费者吴女士要求按照欧米茄表实际价值赔付,但快递公司不同意赔偿。

而作为快递企业,不仅没有制止暴力分拣的动力,反而有鼓励暴力分拣的嫌疑。要知道,快递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在劳动力成本较高的背景下,快递企业自然不会对快递员要求过高。尤其是踢快递、扔快递等行为反而会变相提高工作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因此,要求快递企业自觉向暴力分拣说“不”无异于与虎谋皮。同时由于执法、检查成本较高,监管部门也未必认真对待暴力分拣问题。

可以说,暴力分拣快递现象早已不是新鲜事。这是快递企业及快递员没有社会责任感、职业责任感和诚信意识的表现,甚至是违法行为。根据快递暂行条例,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规范操作,防止造成快件损毁。用户的合法权益因快件损毁而受到损害的,可以要求快递企业赔偿。

然而在现实中,之所以此类现象难以根绝,反而越来越普遍,恐怕还在于没有人将其当回事。作为交寄快递的商家,只要费用低廉,没有造成快递实际损毁即可,并不关心是否暴力分拣。作为消费者,当面签收的习惯还未养成,即便签收时发现快件损毁的,往往会向出售商品的商家讨要说法,并未想到可能是暴力分拣所致,也就不会向快递企业索赔。

未保价就不能照价赔偿,这样的规定合理吗?对此,厦门消费者陈福猛、江西消费者胡国庆等认为,安全送达是快递企业的应尽义务,要求寄件人对贵重物品进行保价,会增加消费者负担,使经营者转嫁自身的经营风险。因此,未保价就不照价赔偿的规定不合理。

如前所述,暴力分拣看似小事,实则是相关企业和从业人员职业素养缺失的体现,并可能给其带来法律责任。在快递行业的各个链条上的商家、消费者、快递企业、监管部门,均应毫不客气地向暴力分拣说“不”。

然而在现实中,之所以此类现象难以根绝,反而越来越普遍,恐怕还在于没有人将其当回事。作为交寄快递的商家,只要费用低廉,没有造成快递实际损毁即可,并不关心是否暴力分拣。作为消费者,当面签收的习惯还未养成,即便签收时发现快件损毁的,往往会向出售商品的商家讨要说法,并未想到可能是暴力分拣所致,也就不会向快递企业索赔。

而作为快递企业,不仅没有制止暴力分拣的动力,反而有鼓励暴力分拣的嫌疑。要知道,快递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在劳动力成本较高的背景下,快递企业自然不会对快递员要求过高。尤其是,踢快递、扔快递等行为反而会变相提高工作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因此,要求快递企业自觉向暴力分拣说“不”无异于与虎谋皮。同时,由于执法、检查成本较高,监管部门也未必认真对待暴力分拣问题。

据了解,快递业保价规则一直备受社会关注。快递服务不同于邮政普遍服务,属于纯市场经营行为,无论是否保价,快递企业都负有将快件安全、及时、完好送达的义务。但目前,快递企业的保价标准并无统一规范,大都需要消费者承担不合理的高成本,快递企业因此逃避、转移了自身责任。

具体而言,只要发现快递商品损毁的,均应依法向快递企业主张权利。因为只要快递企业收揽快件,等于其默认商品完好无损。当收件方发现快递损毁的,完全可以推定属于快递企业的责任,进而要求其承担责任。而且只要受害方能证实商品实际价值的,理当以此确定赔偿金额,而非对未保价商品按照快递费的三倍赔偿。

而作为快递企业,不仅没有制止暴力分拣的动力,反而有鼓励暴力分拣的嫌疑。要知道,快递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在劳动力成本较高的背景下,快递企业自然不会对快递员要求过高。尤其是,踢快递、扔快递等行为反而会变相提高工作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因此,要求快递企业自觉向暴力分拣说“不”无异于与虎谋皮。同时,由于执法、检查成本较高,监管部门也未必认真对待暴力分拣问题。

如前所述,暴力分拣看似小事,实则是相关企业和从业人员职业素养缺失的体现,并可能给其带来法律责任。在快递行业的各个链条上的商家、消费者、快递企业、监管部门,均应毫不客气地向暴力分拣说“不”。

《快递暂行条例》第二十条规定,寄件人交寄贵重物品的,应当事先声明;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可以要求寄件人对贵重物品予以保价;第二十五条规定,快件发生延误、丢失、损毁或者内件短少的,对保价的快件,应当按照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与寄件人约定的保价规则确定赔偿责任;对未保价的快件,依照民事法律的有关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既然暴力分拣属于被快递暂行条例否定的违法行为,就应要求涉事企业承担相应的违法成本。比如可将涉事企业列入黑名单或加以曝光,甚至对其作出行政处罚,而非轻易放纵。只有这样才能对暴力分拣快递现象形成“围剿”之势,让其逐渐失去市场,让消费者商品得到妥善对待。

如前所述,暴力分拣看似小事,实则是相关企业和从业人员职业素养缺失的体现,并可能给其带来法律责任。在快递行业的各个链条上的商家、消费者、快递企业、监管部门,均应毫不客气地向暴力分拣说“不”。

具体而言,只要发现快递商品损毁的,均应依法向快递企业主张权利。因为,只要快递企业收揽快件,等于其默认商品完好无损。当收件方发现快递损毁的,完全可以推定属于快递企业的责任,进而要求其承担责任。而且,只要受害方能证实商品实际价值的,理当以此确定赔偿金额,而非对未保价商品按照快递费的三倍赔偿。

天津、内蒙古、江西等14家消协组织均对征求意见稿中保价和赔偿问题提出修改意见。四川消保委建议:“快件发生延误、丢失、损毁或者内件短少的,对保价的快件,应当按照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与寄件人约定的保价规则确定赔偿责任;对未保价的快件,应按照《民法》《合同法》中关于等价有偿的原则进行赔偿。寄件人能够证明其实际损失的或实际损失超过约定保价金额的,应当按照寄件人的实际损失进行赔偿。”

本文转自法制日报,并不代表中国(

具体而言,只要发现快递商品损毁的,均应依法向快递企业主张权利。因为,只要快递企业收揽快件,等于其默认商品完好无损。当收件方发现快递损毁的,完全可以推定属于快递企业的责任,进而要求其承担责任。而且,只要受害方能证实商品实际价值的,理当以此确定赔偿金额,而非对未保价商品按照快递费的三倍赔偿。

既然暴力分拣属于被快递暂行条例否定的违法行为,就应要求涉事企业承担相应的违法成本。比如可将涉事企业列入黑名单或加以曝光,甚至对其作出行政处罚,而非轻易放纵。只有这样,才能对暴力分拣快递现象形成“围剿”之势,让其逐渐失去市场,让消费者商品得到妥善对待。

《快递暂行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款提出:国家鼓励保险公司开发快件损失赔偿责任险种,鼓励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投保。对此,广州消保委、上海消保委建议第二款后增加:“强制快递企业投保责任保险。”这对企业规范发展可以起到督促、约束作用。通过作出强制性规定,也有助于解决消费者索赔难的问题。

既然暴力分拣属于被快递暂行条例否定的违法行为,就应要求涉事企业承担相应的违法成本。比如可将涉事企业列入黑名单或加以曝光,甚至对其作出行政处罚,而非轻易放纵。只有这样,才能对暴力分拣快递现象形成“围剿”之势,让其逐渐失去市场,让消费者商品得到妥善对待。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签收环节出现纠纷,责任怎么厘定

,星座运势

签收问题是一个困扰消费者的大难题,很多快递员经常让消费者先签字后验收或者不告知消费者验货,在消费者发现快递物品损失时,快递公司就会以消费者已签字为由推卸责任。

今年4月,消费者朱女士通过快递公司寄送一台美容仪器到北京,到付433元。12日下午由同事代为签收,并未当面验收。后发现快递包装虽然完好,但内件已在运输途中损坏。当天下午4时30分左右,朱女士向快递公司投诉,但快递公司以包装完好已签收为由拒绝赔偿,并说这不是快递公司的责任。如果要求赔偿,消费者需出具第三方证明内件是在途中受损的。

对此,多名消费者认为,“先验后签”是消费者的权利,收件人或代收人有权当面先验收后签字;快递人员交付快件时,未告知收件人或代收人当面验收的,或未核实代收人员身份,造成收件人损失的,应当承担责任。

《快递暂行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为保护收件人的合法权益,福建消费者谢长华建议,应增加“快递工作人员有协助配合收件人或者代收人进行验收的义务”。一些地方消协也对本条提出了修改意见。浙江消保委建议增加验收时发现内件短少、损毁或者与快递运单不符的,用户可以拒绝签收,并在快递运单上注明原因、时间,由收件人和投递人员共同签字确认。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拒绝签字的,投递人员应当予以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