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新利luckcom-www.18luck.com「最新官网」 > 高铁或成,三年扭亏目标异常艰巨

高铁或成,三年扭亏目标异常艰巨

在民营快递公司的不断冲击之下,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旗下主营散货快运业务的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铁快运”)经营业绩出现下滑。中铁总相关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截至2018年4月20日,中铁快运2018年经营收入累计完成17.59亿元,同比下降7%;月同比减少6100万元,大降17%。

中铁特货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铁特货”)2月14日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完成股权转让,上市进入倒计时,而其兄弟企业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快运”)2018年仍深陷亏损泥潭。这也是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中铁总”)成立以来,中铁快运连续亏损的第6年。不过,截至目前,中铁快运2019年同比亏损幅度有所收窄,收入增长近一成。中铁总人士2月18日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了上述消息。中铁快运2018年经营收入近77亿元,同比增长6.5亿元左右,虽然全年经营仍亏损,但其完成了全年盈亏总额预算指标,减亏幅度在6%左右。中铁总人士没有对记者透露中铁快运2018年亏损具体额度,但他表示,虽然实现同比减亏,但距离实现2020年全面扭亏为盈的目标仍十分遥远。为实现2020年扭亏目标,中铁快运计划2019年同比减亏57%。很明显,这相对于2018年同比减亏6%的成绩距离极为悬殊。“当前中铁快运扭亏时间异常紧迫,任务异常艰巨,压力十分巨大。”上述中铁总人士说。高铁快运业务是中铁快运当前收入增长最为明显的项目。全年高铁快运收入2.9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3%;与顺丰合作的高铁极速达产品,全年收入1.1亿元;高铁确认车快运产品已经投入常态化使用,达到22列,日均收入超过10万元。2019年,中铁快运计划继续在高铁快运业务上深度开发,建立高铁运力资源竞价使用机制。上述中铁总人士对记者透露,2019年度,中铁快运将大力推进自营产品开发,以贵金属、奢侈品、生鲜、医药等为目标重点开发项目客户;继续推进与顺丰、京东、邮政速递的合作,开发行李车快运新产品;同时扩大高铁确认车车次运能。上述中铁总人士强调,2019年中铁快运要充分利用复兴号快运运能,尤其在京港两地间开展香港高铁快运业务,实现两地旅客随身携带行李和高铁快件运输双开通。在冷链业务拓展上,2019年中铁快运要建立北京、郑州、上海、广州和成都5个冷链业务示范区,锁定高附加值冷链产品客户群,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该人士对记者透露,目前中铁快运正与中车唐山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共同开展时速160公里动力集中动车组冷链行李车研究,目标是实现行李车运输集装化、机械化、信息化、冷链化,提升行李车快运品牌。中铁总人士还对记者强调,中铁快运作为中铁总旗下的国有独资物流运输企业,2019年要着力打造安全性与保密性优势,积极拓展军事物资运输项目,树立中铁快运军事物流第一品牌。在国际业务上,中俄欧跨境电商货运项目2019年要继续推进。上述人士对记者透露,北京站海关监管作业区将在2019年投入使用,这将是中国铁路首家跨境电商货物海关监管作业区。下一步中铁快运要与俄方落实降低运输价格意向,并联合顺丰等企业开拓市场,在现有国际旅客列车行李车满载情况下,再加挂行李车。中俄欧跨境电商货运项目将有望从试运行步入常态化运营阶段。近年来,中铁快运在民营快递公司的不断冲击下经营业绩连续下跌。中铁快运旗下一共有18家分公司,中铁总人士曾向记者透露,以北京分公司为例,2018年上半年,北京分公司共完成经营收入2.13亿元。而中铁快运给北京分公司定下的年经营收入目标为4.75亿元,2018年上半年,北京分公司仅完成了全年任务的44.88%。“中铁快运18家分公司没有完成半年经营任务的并不少见。”他说。中铁总为促进快运业务增收,要求中铁快运加强与顺丰、京东等大型物流企业的合作,开展高铁快运业务,促高铁快运业务增量,最大可能拓展快运市场生存空间。2018年8月29日中铁快运与顺丰属下的深圳顺丰泰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在深圳组建中铁顺丰国际快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顺丰”)。很明显,中铁快运欲借助顺丰成熟的营业网点,加大揽货能力,扭转货运颓势。与铁路零散货物运量低迷形成反差的是,当前中铁总大宗货物运输形势一片大好,2018年全国铁路完成货物发送量40.22亿吨,同比增长3.34亿吨,在调增计划2亿吨之后,仍超额完成任务。对比零散物资运输,2018年铁路集装箱、商品汽车、冷链运输同比分别增长33.4%、25.1%、52.3%,而2017年上述品类增长率分别为37%、58%和110%,零散货物运量增速放缓十分明显。中铁快运是中铁总旗下的3家专业运输公司之一,(另外两家是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中铁特货),主营散货快运业务。中铁快运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26.08亿元,设有18个分公司,8个控股子公司。2013年6月15日,中铁快运与全国18家铁路局完成资产切割工作,中铁快运由承运人转变为托运人,当时这一改革措施也标志着中铁快运开始进入市场化竞争。

随着近年铁路货运运能逐步得到释放,不少物流企业纷纷盯上高铁这一独特运输模式的战略价值。顺丰、京东物流纷纷结合高铁货运优势,推出多种物流业务,高铁或成为物流企业竞速必不可少的战略要道。

该人士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为促进增收增运,中铁总要求中铁快运各分公司加强与顺丰、京东、中国邮政等大型物流企业的合作,积极开展高铁快运业务,千方百计促进高铁快运业务增量。

7月18日,京东物流与中铁总旗下的中铁快运联合宣布“高铁生鲜递”项目正式上线,首批输送产品为从昆明运往上海的云南松茸。京东物流方面表示,将发挥高铁的优势,为生鲜寄递提供更加高效稳定的支持,同时为生鲜农产品提供产供销全程绿色供应链服务。

中铁快运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2018年以来,中铁快运在主营业务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两项主打业务收入全线下降。他透露,2018年1~4月,普通快运和多式联运年累计收入分别为6.52亿元和10.4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6.79%和8.37%。虽然高铁快运业务收入同比大增近20%,但其仅占中铁快运全部收入不到4%。“高铁快运收入虽然大增,但相较于全部收入可以忽略不计了。”他说。

看中了高铁货运价值的并不只京东物流。早在去年11月,顺丰便与中铁快运联手推出了快运服务“高铁极速达”,这一服务在随后的12月升级为高铁时效产品序列,旨在满足京沪两地市场多样化的寄递需求。

而中铁快运的严峻形势还不止于前4月收入的下滑,更严重的是其下滑速度在逐月加快。《中国经营报》记者得到的一份中铁快运内部会议纪要显示,2018年4月,中铁快运月收入同比减少0.61亿元,大降17%。其中普通快运、高铁快运均同比下滑13%。收入下滑最严重的分公司分别为中铁快运南宁、南昌、北京、太原、上海、西安6个分公司。“中铁快运力推品牌‘高铁快运’收入也出现下滑,这是前所未有的。如果下滑趋势不能扭转,公司今年亏损将会继续扩大,”上述中铁快运人士说。

到了今年5月,谋求在农特生鲜产品配送网络的顺丰再度携手,宣布“高铁极速达”生鲜业务正式上线。据悉,未来顺丰速运及中铁快运还有意逐步拓展线路车次,在覆盖全国的重点生鲜农产品寄递运输中投入高铁运力资源,为生鲜运输提供稳定资源保障。

为保中铁快运2018年经营任务目标,中铁总已经向中铁快运提出要求。上述中铁总人士称,中铁快运各分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要亲自主持工作,组织研究普通快运收入增长措施;开展以外包采购运力方式的公路物流,在最短时间内止跌。

就同中铁快运的合作趋势来看,京东物流和顺丰可以说是异曲同工,都从普通的快运业务,逐步深化到生鲜领域。这也表明,随着高铁在时效、成本等方面优势渐显,在承担生鲜运输的条件上更是得天独厚;同时过往被大量闲置的高铁运力资源,也有望借助相关物流企业的经验,进一步得到产品化管理。

上述中铁快运人士称,在近期举行的内部会议上,中铁快运再次强调了与顺丰等民营物流企业业务互补性问题。强调要在高铁快运、电商班列、行李车、货物快运等方面与之合作,最大可能拓展中铁快运市场生存空间。

在京东物流、顺丰速运等频频向高铁“借道”的同时,站在中铁快运自身的立场而言,合作同样是挽救业绩危机的必要举措。据《中国经营网》此前报道,截至2018年4月20日,中铁快运2018年经营收入累计完成17.59亿元,同比下降7%;月同比减少6100万元,大降17%。

就中铁快运业务的局限性,该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与顺丰和“四通一达”等快递品牌相比,中铁快运品牌影响力有限,网点覆盖和服务能力等还欠缺。尤其门到门服务能力薄弱。目前中铁快运8成以上都是客户上门送货和到店自取,“门到门”业务不足20%。

尽管坐拥近乎遍布全国的运力资源以及中铁总的金漆招牌,但在民营快递的冲击下,中通快运这一品牌并没有发挥太大吸引力,散货快运业务也始终难有较大起色。据《中国经营报》引述相关人士的说法,中铁总要求中铁快运各分公司加强与顺丰、京东、中国邮政等大型物流企业的合作,以促进高铁快运业务增量。

该人士以高铁快运举例称,通过高铁运输货物固然快,但这并不代表最后到达客户手中花费的时间就少,中铁快运现在需要做的关键是客户对于上门取货、送货上门的体验。如果“最后一公里”的配送不过关,高铁快递业务口碑将很难树立。“‘最后一公里’的成败,决定着高铁快递的成败。”他说。

从这个意义上讲,京东、顺丰同中铁快运的合作其实也可以说是“抱团取暖”。民营快递企业可以借高铁优秀的运力,满足自身生鲜运输的时效需求,中铁快运则可以弥补市场吸引力偏弱的短板,促进快运业务的增长。

2017年中铁总与顺丰、京东和中国邮政等物流运输公司频繁接洽,意图在拓展市场方面加强合作,形成互补。4月,中铁快运与顺丰会谈,双方表示将尽快成立联合工作组,建立定期沟通机制。8月,有媒体报道,中铁快运已经在内部编写改革方案,并称顺丰相关人士已经入驻中铁快运进行办公,不过该消息没有被中铁快运官方证实。

本文转自电商报,并不代表中国(

2017年11月21日,中铁总总经理陆东福会见京东董事局主席刘强东,陆东福表示,双方要充分利用高铁网络优势和快捷优势,合作开发高铁快运业务。发挥京东优势,创新高铁服务模式,提高国铁企业物资采购配送效率、降低库存和资金占用。2017年11月25日,中铁总与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协议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加强国内物流合作,综合利用中国铁路干线运输能力和中国邮政末端配送能力,构建物流服务网络,拓展多式联运,实现双方业务的衔接、延伸和拓展。

与中铁快运主营中小客户的零散货物运量低迷形成反差的是,中铁总2018年大宗货物运输形势一片大好。2018年一季度,铁路货运量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国家铁路货物发送量完成7.78亿吨,较去年同期的7.24亿吨同比增长7.46%,一季度铁路货运量完成全年计划25%。中铁总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超额完成2018年货运任务已是大概率事件。”

中铁快运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26.08亿元,是中铁总旗下三大专业运输公司之一(另外两家是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中铁特货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中铁快运设有18个分公司,8个控股子公司,在全国670余个大中城市设有2030个营业机构,门到门配送业务达到近900个城市。

中铁快运自2006年重组完成后,曾一度表现出欣欣向荣之势,2008年收入超过百亿元,成为仅次于中国远洋的第二大运输企业。即便在货运收入开始萎缩的2011年,其日运送行李包裹约170万件,全年运量超1300万吨,营业收入也超过了80亿元。

2013年6月15日铁路货运组织改革开始,中铁快运与各铁路局完成资产切割工作,中铁快运由承运人转变为托运人,当时这一改革措施标致着中铁快运开始进入市场化竞争。不过改革5年来,中铁快运仍连年亏损,始终未能走向真正的市场化。

本文转自中国经营报,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小编QQ:2547636413。